巴山雨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九五文学95wx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常诗雅很快就察觉到了他的萌动,她在黑夜里丝丝的笑了,说:“看来啊,叶县长你也是个凡人!”

叶千帆有点喘息的说:‘是啊,我本来就是凡人,但是。。。。。。’

常诗雅并一根手指,很暧昧的贴在了叶千帆的嘴上:“嘘,不要说但是,这种话是最伤人的,我们何不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音乐和红酒中,放松自己的身体,放松自己的灵魂!”

叶千帆说:“你错了,这不是放松,这是放纵!”

常诗雅低声的笑了笑:“那又有什么关系?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何必去在意世俗的理念,你怎么想,怎么快乐,就怎么来!”

“不,这可能对我不太适合,常总,实在抱歉,我得走了!”

但叶千帆真的有点低估了常诗雅的胆气和放荡,她一下把头埋了下去,透过布料,用湿热的嘴,哈着热气,传递给了叶千帆,让他顿时热血上头,全身哆嗦了,而常诗雅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拉开了叶千帆的拉链。。。。。。。

叶千帆回到宿舍的时候,有些疲惫,有些落寞,他脑海中不断的浮现着常诗雅那鬼魅而妖艳的眼神,回想到自己坚决的推开她的头,拒绝她之后,她那幽怨而沮丧的表情,但叶千帆不得不如此,除了对蓝玫的忠诚之外,他更不会接受这样毫无底线的疯狂,他做不到这样,他不是一个不管不顾的人。

躺在床上好长时间,他都反复的想着这个晚上的事情,同时,对黑耀酒吧如此嚣张,他也有了一个彻底的理解,假如没有乔曼容,那么,谁又能帮助自己来讨回一点公道和面子呢?没有人能做到,因为酒吧最大的后台是廖明楼。

叶千帆拿出了手机,打开qq,给乔曼容留言说:“感谢你帮我出了口恶气,对方今天给我赔礼道歉了!谢谢你!下次来了还请你吃饭。”

qq里的乔曼容并没有回信,叶千帆也知道,这样的事情对乔曼容来说,就是很小很小的一个好玩而有趣的刺激,她根本都不会在意的,她的世界和自己的世界有很大的区别!

叶千帆沉沉睡去,晚上还做了一个梦,竟然梦到常诗雅吐着和蛇一样的红信子,正在为自己吞吐着,自己没有快感,反而会感到很恐怖,后来,后来自己在惊慌失措中,就喊起来,把自己都给喊醒了!

看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多!

叶千帆大大的伸个懒腰,坐了起来,就想到了骆寒烟今天要来,他赶忙拿起电话给小徐打过去,让他一会取消今天所有的安排,和自己到北坝乡去一趟。

然后起床收拾一下,换上一身得体的衣服,洗漱一番,吃过早餐,等着骆寒烟的到来。

大概在上午九点左右,骆寒烟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到县政府大门外面了,问叶千帆有没有准备好。

“好了,我早都准备好了,你等着,我和秘书这就过去!”

“还带秘书干啥?你陪我就成了!”

叶千帆也没有异议,说:“行,那我给秘书说说!”

叶千帆喊来小徐,让他今天休息一天,自己出了大门,走到了骆寒烟的车边,开玩笑说:“你好,小姐,我能搭你的便车吗!”

骆寒烟莞尔一笑,说:“什么称呼,现在可不兴叫小姐了!听着怪怪的!”

“哈哈,那好吧,还是叫领导习惯点!”

一面说,叶千帆就细细的看了看身边的骆寒烟,不错,还是那样艳丽夺目,风华绝代,只是她的眼睦深邃而明亮,多出了许多的柔情似水,满含着温柔,灵动而清秀,整个脸庞像是一件精雕的玉制品,美的让人炫目,在这端庄和优雅中,骆寒烟只是微微一笑,便足以让叶千帆神魂颠倒,忘乎所以了。

“且,叫我名字就可以了!叫什么领导!你来开车吧,我休息一下!”

叶千帆就拉开车门,等骆寒烟出来,自己坐进了驾驶位,顺手递过去一个袋子,说:“你还没有吃早餐吧,我给你带了一份,豆浆,鸡蛋!”

“哇!这么好啊,我是有点饿了!”

叶千帆启动小车,慢慢的向前开去,嘴里说着一些矿山上的事情,说环山县的矿山很多,但规模都不大,自己想着下次在县长会议上建议一下,以后不要再审批这样的小矿山了,有些距离相近的矿山,也应该合并起来,要做强做大,这样也能对矿山资源做到一个较好的保护作用。

“对,叶县长,你这个想法啊,最近省里的专家也有提出过!可是难点在于,各地政府,急功近利,都想着大小通吃,不会考虑太过长久的事情,更没有一套完整的资源保护措施!”

“是啊,政府有政府的难处,各项经济指标的考核也不容忽视!”

两人边走边聊,相谈甚欢,叶千帆还说自己从过完年都没有回市里了,等这阵子忙完,就回家看看。

骆寒烟也说,自己这次采访结束以后,也想休假陪老妈到国外去转转,老妈都说了好几年了,但一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成行,这次争取能够完成一次老妈的梦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原血神座》《玄学王妃算卦灵,禁欲残王宠上瘾》《我不可能是移动天灾》【泡书吧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长嫂为妻

长嫂为妻

墨书白
卫韫十四岁那年,满门男丁战死沙场,家破人亡,那时只有奶奶和他那位新嫂陪着他撑着卫家奶奶说,新嫂子不容易,刚拜堂就没了丈夫,等日后他发达了,务必要为嫂子寻一...
都市全本128万字
察觉[校园]

察觉[校园]

今听
收割机VS彼岸花——高中时的竞争对手成了大学搭档同桌。双强,双洁,HE文案一高中时,靳博屹和林以鹿分别是上京一中科技队队长、北礼国际高中科技队副队长。两人初始于高一青少年机器人竞赛上。林以鹿从出生就注定她是女主本主,要钱有钱要颜有颜,追求者无数。靳博屹是妥妥的大少爷,他光站是在那就有不少女生愿意为他把青春燃烧成灰。文案二靳博屹,男女收割机,林以鹿,人间彼岸花,这俩谁碰上谁都是死路一条。上京大的学子
都市全本52万字
昼伏

昼伏

春意夏
在众人眼里纪时昼对谁都很友好,唯独对待方霁的态度恶劣,仿佛对方是一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而方霁还真是。被纪时昼命令脱掉衣服时方霁没反抗,事后才忧心忡忡地问:“小昼你喜欢男人吗?”纪时昼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个蠢问题。五年前那个春天,是他把遍体鳞伤的小狗捡回家,并亲口告诉方霁一切都会过去。五年后的如今,所有人都觉得纪时昼对方霁不够好。只有方霁不觉得。而事实上,是人类离不开小狗。年下差两岁纪时昼x方霁口嫌
都市全本33万字
谁说OA恋不甜?

谁说OA恋不甜?

赫米特
本文是可婚背景半校园OA甜文(超甜!)攻:扮猪吃老虎|全校第一|外冷内骚Omega(赫斐然)受:口嫌体正直|全校第二|纯爱战神Alpha(焦舒厌)——家世优渥的Alpha焦舒厌英年早婚,却在结婚七周年和他的Omega老公赫斐然吵了一架。离家出走后的他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七年前的高三。望着镜中略显稚嫩而帅气的脸,焦舒厌突然一阵兴奋:这辈子,他是不是可以恢复自由了?直到他看见了赫斐然。那张青涩中带着
都市全本40万字
暗瘾[娱乐圈]

暗瘾[娱乐圈]

顾徕一
预收文《一念燎原》文案见最下————————————清冷媚骨古典舞女神×安静内敛文物修复师大明星×水乡姑娘1,南潇雪是全娱乐圈最不可肖想的古典舞女神,十八岁登上“首席”之位,一心只专注舞台而独来独往。安常是江南水乡不起眼的文物修复师,拿着两千块的工资,每天踏着陈旧石板路,路过荡着乌篷船的窄河。潮湿黏腻的雨。竹编灯笼下的暗吻。雕花小床上不为人知的缱绻。偏偏是安常这个最不起眼的普通人,与最耀眼的南潇雪
都市连载10万字
[足球]队长

[足球]队长

甜蜜桂花糖
【每晚20:00准点更新,有事会挂请假条。】那一届世界杯,他拖着一条伤腿,一个人却扛起一个国家的梦想。那个落寞的七号背影,亦成人们心中永远的伤痛。多么希望有这样一个人,能陪在克里斯蒂亚诺身边,给他爱、支持与鼓励,陪他捧起大力神杯,让世界正视他的努力、童真与伟大。我们终于没有等到这个人,孤独的CR7依旧为葡萄牙而战。于是,我将小蝴蝶创造出来了。谨以此献给最好的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多斯·桑托斯·阿
都市连载21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