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下:十岁悟仙法震惊老天师》转载请注明来源:九五文学95wxw.com

紧张凝重的气氛一扫而空,大厅再次恢复了祥和平静。

在场的所有人,都放松下来,脸上再次浮现高傲的笑容。

就连瘫坐在地上的钢琴师,都再次爬了起来,弹奏一首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想要用柔和平缓的钢琴声,缓解自己的尴尬,以及方才沉重的氛围。

就连利亚德也愣住了,仔细算了下时间,发现确实对不上!

这个时候,弑神者甚至还没行动吧?怎么可能会陨落呢?

“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你们说得对,一定是天灯烛火出错了……”

利亚德站起身来,喃喃自语,哪怕内心依旧有着恐慌不安感,他还是选择了相信希望。

“嗨,联系一下队长,不就知道是不是天灯烛火出问题了吗?”

这时,又有人提议了。

一名董事当即自信地掏出了手机,拨打出一个神秘号码。

“嘟嘟嘟……”

手机忙音响起,钢琴师放缓了钢琴声,竖起耳朵。

然而。

十秒过去了,二十秒过去了……

电话依旧没能接通,那名拨打电话的董事,脸上的自信开始慢慢凝滞!

一股不安的气氛,再次蔓延整个大厅!

直至,一分钟过去,手机忙音彻底停下,手机屏幕拨打界面隐匿,电话依旧没能打通!

“肯定是刚下飞机,没注意手机,我打其他人的电话。”

那董事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不信邪地找到元魔的手机号码,拨打出去。

“嘟嘟嘟……”

手机忙音再次响起,落在现场所有人耳中,却犹如恶魔低语,恐怖渗人。

他们期待着,能从手机里,听到元魔那悦耳迷人的声音。

然而,又是一分钟过去,手机再次归于平静,依旧无人接听!

整个大厅,再次陷入了死寂当中!!

“死了……真的死了……弑神者,真的都死了……”

利亚德再次瘫坐下来,陷入绝望!

“别说胡话了利亚德!弑神者是不可能死的!他们是神只般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死?!”

几乎要将手机捏碎的那名董事,朝利亚德发出咆哮怒吼,青筋暴露!

他绝不相信,弑神者会陨落!

“李维斯,继续打电话,立即派人前往华夏,无论弑神者是否存活,都必须把整个事情查清楚!”

这时,一名身形修长的金发男子走了出来,他脸色难看,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是,亚伦先生,我这就去办。”

一开始打电话的那名董事,看到金发男子,连忙躬身说道。

别看亚伦模样看着只有二十来岁,实则他今年已经足有六十岁了,在贝希摩斯中,有着极高的地位!

他开口了,众人即便处于弑神者陨落的惊恐中无法置信,却终究还是冷静下来,不再喧哗混乱。

“立即封锁所有消息!利亚德,还有在场的诸位,我不希望弑神者陨落的消息出现在外,否则,后果你们应该知道。”

亚伦眼神满是森寒的杀意。

这股杀意,不仅仅是对抹杀弑神者的张灵音,更是对在场的所有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勿慕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九五文学95wx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