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府的桂花糕不仅讲究味道用材一流,连摆盘都精致得很,一盘子只放六块桂花糕,整整齐齐地摞在一起,上头还撒了金灿灿的干丝桂花,香味芬芳浓郁。

虽说只有六块桂花糕,但糕点是用糯米做成的,最是不容易消化,莫说是让林黛玉吃两盘了,哪怕只让她吃上一两块,她之后都能腻歪好一阵子,她的肠胃本就不太行,往日里都是吃些养胃的粥,便是这样,她也只能吃得下半碗,再多点便受不住了。

如今让她吃上两盘子糕点,简直要了她的命。

“不成,这真不成,我是真吃不下的。”林黛玉直摆手,但当她对上林宛心的目光时,又觉得不想让小姑娘不开心,“我可真真是难做,这还是吃也不成,不吃也不成了。”

若是宝玉那个胡搅蛮缠的,她倒也想刺上两句,这事儿本就和她没什么关系,别人吃东西,她得吃两份,这是什么理,简直是为难她。

但是她感觉得到叔叔婶婶对她的善意,那些扎人的话是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林宛心小脸一垮,倒也没有生气,反倒是仰着头静静瞧着舒馨。

舒馨哪里不知道这个小王八蛋的意思,抬手就又捏了把她的脸来,“知道了,你这是在替你阿姐向我抱不平了?”

林宛心装傻充愣般嘿嘿直笑,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娃娃,居然这般会看人眼色。

“好了好了,可莫要同我撒娇耍滑了,我哪里舍得欺负你阿姐,我喜欢黛玉还来不及呢,巴不得她同你掉个个,让她来做我的女儿。”舒馨笑道。

林宛心听了这话也半点不恼,她一把抱住了林黛玉,“母亲这话说的,你昨日还叫我小宝呢,依我看,倒不如将兄长和阿姐换了,这样阿姐便是我亲姐姐了,那我便可以和阿姐日日在一道了。”

“林小胖,你行啊!”林越然挑了下眉看向林宛心,下一刻便像老鹰捉小鸡一般将林宛心单手提了起来。

林宛心挣扎着叫唤,连脚都离地好几寸远了,这可把将林黛玉吓了一跳,生怕将她给摔着了,“兄长快松开手。”

林越然只是和林宛心开玩笑,倒也不会真的伤了她,只吓了一下便将她放了下来。

不过林宛心也半点不怕,脚一落地就咯咯直笑。

舒馨懒得同这对兄妹两闹腾,甩着帕子摆着手,将他们二人分开来。

“可疯完了?越然,你也是的,多大个人了,还同你妹妹胡闹,我看她现在疯疯癫癫的,都是你带的,没个大家闺秀的模样。”

母亲大人发话,连父亲都不敢喘大气,林越然自是不敢回嘴,低着头默不作声。

谁不知道林小胖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都是因为舒家全家人给宠的,他可真是无辜。

“在这玩了半日了,这会太阳都快下山了,你快同你阿姐回屋子里去吃桂花糕,再晚点就要吃饭了,那会可不能吃不下。”舒馨说道,“我也不要求你吃一份,你阿姐得吃两份了,但你可别一个人都吃了,记得给你阿姐多吃些。”

“知道啦,母亲。”林宛心点头点得跟只小鸡仔似的。

舒馨又想起什么来了,看向后头的丫鬟,“对了,采春,我差点给忘了,季大夫特别叮嘱的让给姑娘准备了燕窝,你方才可吩咐了厨房炖着了?”

采春答应着,“太太,您放心,当时我就吩咐下去了,用的是咱们带来的金丝燕,这会应该好了,我这便让她们给端上来。”

舒馨点头,采春做事就是妥帖,“玉儿,这可是上好的燕窝,最是滋补了,配着桂花糕吃也相得益彰,你使劲着吃,可别给你叔父省钱。”

林黛玉忽然抬起头来,这下她总算明白了婶婶的意思,原来她并不是想要强迫自己吃什么,只是希望借这个方式,让自己多吃些。

她身体不好,胃口也差,平日里也不乐意去吃些东西,荣国府的人只道她口味刁钻,身子病弱,难以伺候,其实不过是因为南北方口味差异太大,她至今依旧还是吃不惯贾府的菜色,不过她也懒得去同她们说,回头丫头婆子只会在背后嚼她舌根,说林姑娘忒难伺候了。

哪怕是宝玉,日日说心里头有她,也不曾关心过她究竟是为了什么吃的那般少,似乎她天生便是那么爱作弄人的性子一样。

或许,不过就是心里头究竟有没有她罢了,嘴上的牵挂谁不会说,做到才是真的。

林黛玉微微颔首,正准备答话,自己的手便被身边的林宛心直接签上了,手掌不大点,却暖的很,几乎暖到了林黛玉的心坎上。

“母亲放心,我一定监督阿姐喝完燕窝。”小姑娘喜滋滋的模样倒让人觉得喝燕窝的人是她一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九五文学【95wxw.com】第一时间更新《[红楼]她还是个孩子》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