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文学【95wxw.com】第一时间更新《冤种师门,无所不能》最新章节。

第24章

而这边,跟匆忙离开的临春河擦肩而过的秋锦悠刚来,就听到这么一声,脸上的表情差点没控制住。

闻雀这是又在感叹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临春河到底是听到了什么,慌乱成这样?

只可惜她晚来一步,没听到最关键的信息。

“啾啾?”

“诶,师姐!”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闻雀一声亲昵还带着撒娇味道的开心呼唤,这让秋锦悠倍感亲切。

“春河这是怎么了?我听人说他刚回来就兴冲冲来找你,刚刚怎么跑那么快?”

“我也不知道呀!”闻雀无奈摊手,“确实是高高兴兴地跑回来,还要跟我分享他从家里带回来的糕点,结果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又带着糕点跑走了,话都没跟我说清楚,只说还有事没处理完,我什么都还没来得及问呢!”

闻雀瘪着嘴,小脸委屈巴巴的,但心里的声音那可叫嚣。

【诶嘿小师弟这人也真是的,我本来还打算仔细看看那些糕点是不是真过期了,然后当面提醒他一下,免得这傻孩子还被他那小青梅继续当猴耍,遛了这么多年的备胎,都要结婚了都不放过,还想榨干小师弟身上最后的价值。】

【毕竟小师弟可是一位出色的医修,在丹道上极有天赋,今后前途不可限量,有这么个死心塌地的备胎,小青梅今后那可不就是青云直上?】

秋锦悠:嗯???

什么小青梅,什么结婚,什么备胎?

她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闻雀瞬间透露的信息太狂放,给秋锦悠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冷静下来想,她也就明白了闻雀的意思,只能在心底感叹,师门到底撞了什么邪,遇上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也不怪闻雀老是念叨这冤种师门,确实上上下下都是冤种啊!

想到自己遭遇的一切,秋锦悠心念就是一动,再低头看自己的手指,白皙又干净,在不久之前,才染过某个人的血,不由得一笑。

说什么无情道心,结果血一样是腥热的。

“哎呀师姐咱们别管那个傻小子了,那么大个人了,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闻雀捧着手望着秋锦悠,瞬间就把临春河扔到了脑后,“师姐可真厉害呀,这就金丹了!这次回来是不是要办一场,我们好好庆祝一下呀!”

【不仅是庆祝顺利结丹,更要庆祝二师姐摆脱渣男!】

【嗯……应该是摆脱了吧?】

【那一剑捅出去,那可是真真的,除非渣男再杀回来,那可不是杀妻证道,到时候咱们大可以直接杀上去!】

【咦惹!我这是被小师叔传染了?这么杀气腾腾的事完全不适合我!】

秋锦悠:噗嗤。

“师姐你觉得怎么样呀!该不该招待我吃顿好的呀!”

闻雀挂在秋锦悠身上,恨不得把自己变成挂件的模样彻底逗乐了秋锦悠。

“该!当然该!”

要不是闻雀的心声横空出世,她恐怕很难幸免。因为在这之前,她是真的,从未怀疑过蓝夜舟,唔,那个渣男,也很用心想要维护这段情感,好家伙,结果用情感的只有她一人,对方直接拿她当冤大头。

用她的命来证道不说,还要用她的血来祭剑,简直合理利用到极点。

啊,这会儿回想一下,秋锦悠就觉得那一剑捅得太轻了。

想到这里,秋锦悠话锋一转:“最近这段时间不在,师妹的课业如何了?”说着,手已经搭上了闻雀的手腕。

闻雀:!!!

【怎么突然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关心我的课业关心我的修为!】

【明明之前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大家突然都喜欢上了给咸鱼翻身?】

【有问过咸鱼是怎么想的嘛!】

“师姐!我的亲师姐!真不用了!”闻雀连连拒绝,“我天赋和灵根就这样,灵台算不上破破烂烂但也走的极简风,没什么太大的指望,说实话就我这水准,十多年修炼到炼气九层我都觉得我是赚翻了,人生最大的追求能在三十岁筑基那就已经是巅峰了!师姐,真不用,放心,我真没这方面的需求!”

闻雀就差没举手发誓自己说的都是真话了。

听着闻雀这么一番情真意切的剖白,差点就信了的秋锦悠无动于衷。

放心布下一点的秋锦悠难得无视闻雀的要求,于修炼上那是真的温柔着透着严厉,不容闻雀摆烂一点。

这时候闻雀就不得不怀疑,她的生态环境到底是为什么变成这样的,潇洒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天天都有秋锦悠亲自跑过来盯着她修炼。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云胡不喜》《神女赋》《仙子,请听我解释》《在综艺里反向带娃后》《庙祝能有什么坏心思?

天才一秒记住【九五文学】地址:95wx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