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瑾玉站稳后蒋蔓生松开了手,两人一起朝薛望走去。

他跪在地上,面前已经摆上了一堆白骨,他双手握着白骨颤抖着,不知怎么将它们拼好。

不论哪块骨,他都将其放在地上,莽撞的一根接一根,发现不对后又打乱顺序,以此往复。

蒋蔓生蹲下身子,接过他手中的骨拼接起来,薛望没有对他进行攻击,而是跪在一旁,全神所注都在他的手上。

顷刻间,一副完整尸骨的样子就出现在三人面前,薛望始终保持跪着的姿势,看见尸骨后带着凉红的眼泪从左眼滚滚而落。

“平安,我找到你了,原来你一直都在这里吗?”他喃喃道,“一直都在这样的地方。”

“原来你没有逃出去?”情感压制住了药效,他跪坐在尸骨前眼泪像是连着线的珠子往下掉落,丝毫没有了疯魔的样子,反而像是一个没人要的小孩。

看着薛望一眼认出平安的尸骨,蒋蔓生想到原来真的存在“化成灰都认得”这句话。

“要不行了。”在薛望的痛悲呜咽间,蒋蔓生听见薛望轻声的低喃。

不知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蒋蔓生站在一旁默语。

“你们的推断不算完全错,想要听听具体的原由吗?”薛望忽然抬头看着蒋蔓生,眼中依旧闪烁着血红,但是却没有了开始的疯癫,反而带着麻木淡凝。

蒋蔓生盘腿坐下,示意薛望开口。

薛望盯着平安尸骨,眼神却没有聚焦在上面,他悠忆起遥远的记忆。

“七岁时我的父母发生了车祸离世,仅剩我一人,亲戚们都不愿抚养我,所以将我送至福利院,但是对于车祸的阴影,我每天都很沉默寡言,也不愿与院中的孩子交流,尤其是晚上,对爸妈的思念以及对于陌生环境的恐惧,我每晚都会哭泣,第二天红肿着眼睛出现,院中护工都知道我的情况,甚至请来了心理医生,但是都无济于事。”

“但是直到一天晚上,平安出去上厕所,发现了我在哭,他偷偷往我床头放了很多吃的,第二天主动来找我玩,但是我一直没有和他说过话,我没有心思和他聊天,不过他也没有放弃,反而找我的次数也多起来了,干什么都会带着我,有好吃的总会分我一口,不过看着我依然没有想要和他聊天交好的意思,一天晚上,在大家都熟睡后,他将我领到了寝室外的角落边,还带上了他那些小零食。“

“他问我为什么每天都不开心,为什么他找我搭话那么多次都不理他,是因为不喜欢他吗?而我终于绷不住向他倾诉了我的遭遇和我每天,每晚的后悔和思念,他安慰了我一晚上,郁气被放出我也像是得到了解脱,在次日,我也慢慢接受了和他每天的交流,长久以往,我们成为彼此最交好的朋友,几乎形影不离。”

“平安发现了我画画技术好以及擅长运动,以夸赞的方式鼓励我继续发扬,之后我的画也确实得到院中孩子,甚至医生护工的称赞,但是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平安,很感谢他的鼓励。”

“之后我没有了一开始的烦闷,变得开朗活泼,但是好景不长,我发现了这个福利院中最丑陋的秘密。”

“这里的院长看起来是慈爱的,但他喜欢虐童,只要是没有被收养的小孩,他都会带去地下室,平安就是其中的一个,所以当他说出自己已经制定了逃离这里的计划时,我就答应了和他一起。”

“但是在行动的前一天,有人要来收养平安,他说他如果走了,担心我一个人进行不了计划,所以可以趁现在双方还没有签字,让对方改变主意,平安说,等他逃出去后就会去找我,原本我不愿意,但是拗不过他,所以我按照他说的做了,在那个男人面前装作乖巧的毛遂自荐,最后男人改变了主意。”

“我跟着男人走了,但是心却在福利院,在平安身上,我每天都在等着,半夜不敢合眼,我怕平安来了,叫不醒我,找不到我,后面平安一直没来,我却等到了男人的暴虐,每天生不如死,唯一吊着我的一口气就是平安的音信。”

“一直到后来,我被卖到了黑厂,卖给了实验室做实验,也一直没有等到他来找我,之后实验室在我身上做的药物实验出了问题,晚上不定时的就会被压制不住身体中的暴戾和烦躁,让我在夜晚以杀人作为稳定剂,我先杀完实验室中的人,后来杀了福利院中的院长还有黑厂的厂长,药物带给我杀戮,但是也给了我力量”

“那时我已经放弃自己了,但是没有放弃找他”

“我想他是不是遇到困难了,是不是没有逃出去,或者逃出去后没有住处,所以我混进了你们的队伍,我想确认他是否还平安。”

说到这儿,他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现在已经找到了平安,这就是故事的续集。

听完一段故事的两人只剩下沉默,蒋蔓生只觉心中有些闷重,心中如同被巨石镇压。

在沉寂的时间中,周瑾玉轻轻叹息,带着惋惜,带着同情。

蒋蔓生两步走上去,到薛望身边半蹲着,一双手握上他的肩膀,没有多言。

“我不知道平安是怎么死的,但是这已经够了,想杀的人我也已经杀完了,说不定其中就有杀害平安的凶手呢。”薛望看着平安的尸骨苦笑着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紫府仙缘》《轮回修真诀》《我能提取熟练度》《庙祝能有什么坏心思?》《长生九万年

九五文学【95wxw.com】第一时间更新《往生列车》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