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后,一行人落地海城。

王皓已经提前请阿姨打扫过别墅,大家领包入住即可。

抵达别墅后,几人对房间进行了一个分配。

常宁自然是和叶子住一起,两个女生上楼一看,火速预定了那间最漂亮的海景房。

剩下几个男生都是各住各的,楼上楼下都有。

海城的温度比榆川高得多,即使大家都抱着极高的热情,但在这种高温的逼迫下,也只想待在房间里,等阳光不那么刺眼的时候再出去逛。

干脆拉上窗帘睡觉,正好坐完飞机累得很。

一觉醒来,黄昏正好。

常宁拉开窗帘,走到阳台上去,远处的太阳已经快沉入地平线下,最后一点余晖洒在海面上,泛着金黄色的波澜,沙滩上人群聚集,热闹和欢快遥遥传递。

叶子也从房间出来,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感慨:“好漂亮啊。”

常宁托着脸,感受着海风,点头附和。

“走吧,”叶子道,“我们去楼下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常宁说好,两人一块下楼。

一看,人都不见了。

她两正奇怪呢,常宁差点掏出手机来打电话,然而电话还没拨出去,就听见后院传来声音。

常宁和叶子对视一眼,走过去。

推开后门一看,这几人正在架烧烤架,而食材居然全都准备好了。

常宁和叶子惊喜又惊奇,问:“你们什么时候弄的这个?”

陈礼道:“就下午的时候,我们几个都睡不着,王皓说这儿有烧烤架,就寻思着今天晚上吃烧烤了。”

看着这一堆,他们几个肯定忙活了好大一阵,常宁和叶子去洗手,上去帮忙。

几人之前都没有自己动手烤过烧烤,唯一有点经验的是王皓,他先做了个示范,两个女生紧随其后。

这玩意儿其实不难,很快,他们几个都有模有样地烤上了东西,调料一刷,香味顿时迸发出来。

常宁着急尝一口,拿了串牛肉就往嘴里送,结果一个不注意,油全滴衣服上了,她登时跳起来,牛肉也不吃了,急急忙忙道:“我去弄一下。”

盛炽接手了常宁刚刚在烤的东西,其他人都已经开吃了,叶子怕常宁一会下来吃不到,便拿过她的盘子,给她先装点东西。

什么都给她弄了点,盛炽瞟了眼,忽然开口道:“叶子,她不吃韭菜。”

“啊?”叶子下意识反问,反应过来后又应了一声,把韭菜给夹了出去。

“为什么不吃?”陈礼正满嘴流油呢,夹过那筷子韭菜道:“不吃给我吃,韭菜都不吃,简直不懂得欣赏。”

“什么不懂得欣赏?”

常宁换了件黑色t恤,从楼上一路飞奔下来,刚跑到这里就听见陈礼这么说。

陈礼吃得正香,抽空回她:“说你不吃韭菜,不懂得欣赏。”

常宁奇了,问他:“你怎么知道我不吃韭菜?”

“盛炽说的。”

常宁立刻看向盛炽,表情中带着几分惊恐,短促地喊了一声:“盛炽!”

盛炽立刻道:“我什么都没说。”

一听就是有故事,王皓来劲了,问:“什么呀,说出来听听。”

“不行不行。”常宁摆手,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这波属于自爆了,她佯装平静地坐下,嘴上还是否认:“什么都没有,你别瞎说。”

“呦。”王皓笑她,“你还有怕丢人的时候呢。”

常宁言简意赅:“滚。”

盛炽作为现场唯一知情人,嘴角越翘越高。

常宁瞪他一眼,不许他再偷笑。

但关于不吃韭菜的这点因果,确实挺好笑的。

常宁并不是厌恶韭菜的味道,她小时候其实还挺爱吃韭菜的,杨兰也常做韭菜炒鸡蛋这道菜,她每次都吃挺香,没有抗拒的意思。

只是有一次,常明远从外边打包了烧烤回来,叫了两个孩子一块来吃,常宁兴冲冲的,抓起签子就往嘴里送,结果吃的太快没把韭菜嚼烂,硬生生卡在喉咙管里,上不去也下不来,难受得要命。

她当时抱着垃圾桶吐,整张脸都涨红了,杨兰急得团团转,盛炽则被吓坏了,还以为她会有生命危险。

最后好不容易把韭菜吐出来,常宁当即在餐桌上发誓,以后再也不吃这玩意了。

说到做到,从七岁到现在,她一口韭菜都没碰过,那道韭菜炒鸡蛋也慢慢从她家的餐桌上消失。

常宁回想起这件往事,只觉得丢人得很,还好盛炽没说出来,不然她可得挨一顿笑。

这顿烧烤从六点吃到了快九点,眼见着外面温度降下来,蚊子也多起来,大家解决了最后的食物,开始收拾东西进房间。

第二天的行程安排已经统一,大家都没什么意见,各自完成好自己的任务后,便都进房间了。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创客小说】【笔辞阁】《全民创世:从骷髅海开始》《斗破苍穹之万界商城》《我能提取熟练度

九五文学【95wxw.com】第一时间更新《我最最最爱的你》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