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个病人,别叫我天灾》转载请注明来源:九五文学95wxw.com

“姐,你没事吧?”

雾气笼罩,江恒立刻开口询问,可耳边却迟迟没有得到回应。

就连原本不停歇的咳嗽,此刻也消失不见。

恐慌瞬间笼罩在江恒心头,虽然江久久只是这具身体的姐姐,但拥有前身的记忆,江恒早就把对方当成了自己亲姐。

雾气降临,他没想到江久久这么快就会出事。

顺着记忆里的路线,江恒摸索着来到床边,他的手微微颤抖,朝着床上摸去。

冰冷的床板上空无一人,江恒愣了一下,两只手同时摸上床,前一秒还在床上的江久久此刻已经消失不见。

“姐?”

江恒立刻大喊,同时弯下腰,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朝着屋子四周摸索。

可将整个屋子都摸了个遍,他也没找到半点踪迹。

“这就是一千天的灾难吗?”

江恒坐在地上,心如死灰。

如果雾气可以吞噬生命,那他怎么可能靠运气活下来。

一股无尽的寒冷涌入他的体内,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仿佛都在此刻散发出寒气。

也许几分钟,也许下一秒,他就会彻底和这个世界说再见。

“啊!怪物!怪物!”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声惨叫。

已经准备等待死亡的江恒眼中微微颤动。

雾气并没有直接吞噬人类,虽然不明白江久久是怎么消失的,但屋外的惨叫证明了下城区的别人都还在。

可就在刚才放弃希望的几秒钟,江恒的身体就已经像是结冰了一样,他现在想要起身,每一寸肌肤都仿佛要硬生生的揉搓开。

“该死的霓虹界,这滋味还真不好受。”江恒用了许久,才让四肢做到勉强可以移动。

依靠着墙壁,他缓缓拿起一旁的刀。

雾气虽然遮住了他的视线,但无法遮挡声音。

街道上此起彼伏的惨叫一个接着一个,怪物的咆哮声也变的越来越多。

随着时间的推移,怪物的数量似乎也在变的越来越多。

此刻出去完全就是活靶子,街道上到处都是垃圾,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就算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也没人能保证能在垃圾堆里畅通无阻。

躲在墙边,江恒小心翼翼的压低自己的呼吸声,街道上的怪物有什么能力他根本不清楚,与其出去和对方硬碰硬,不如躲在房间里以不变应万变。

当然,如果怪物不进入他的屋子,他也不用这么担心。

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耳边,像是有什么蠕动的躯体在地面爬行一样,将门外的木棍撞断,摩擦着地面进了屋子。

江恒屏住呼吸,他此刻就蹲在墙边,隐隐约约能看到那只怪物的模样。

黑铜色的麟片包裹全身,粗壮的身体宛如巨**一般,可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江恒并没有听到对方吐信子的声音。

怪物在屋里不断盘旋,用躯体撞击着屋子里的东西,它似乎在以此来区分物体和人类。

江恒躲在墙边,握着刀死死盯着怪物的身子,只要对方朝着自己冲过来,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刺下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heihei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九五文学95wx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