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骆谨言脸色微沉,淡淡道:“那就是要动手了?”

骆谨言长得俊美斯文,哪怕是在上雍那样的地方,不认识的人也很可能会将他当成文臣。

但他毕竟还是在战场上厮杀过来的,一旦沉下了脸来,那股气势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

他话音未落,骆二和骆三已经抽出了手中长剑。

那几人却并没有直接动手,反倒是各自相互对视了几眼,似在交流意见。

过了好一会儿,那高大男子才道:“族长,请骆大人,一叙。”

他的中原话显然十分生疏,几个字一停顿,说得十分生硬。

骆谨言挑眉道:“哪位族长?”

那高大男子扯出一个僵硬的笑,道:“自然是洪山族长…桑坤族长。”

骆谨言垂眸不语,怀宁总督管的是怀宁二州的事,却还兼着镇守监视南疆之责。

骆谨言已经来怀州三年了,对南疆的情况也颇有了解。

洪山部前任族长桑普膝下子嗣不少,但被立为少族长的并不是所谓的桑坤,而是桑普与其正妻——一个小部落的族长之女所生的嫡子桑耶。

杀害桑普的凶手尚未被绳之以法,另外两个部落也还没有正式公布下一任族长人选,洪山部似乎有些特立独行?

不仅直接无视了杀父之仇先行继位,而且继位者竟然还不是原本定下的少族长。

南疆部落可不像中原讲究什么国不可一日无君,他们的规矩是:如果老族长死于谋害,继承者必须杀了仇人才算名正言顺。

“桑耶呢?”

骆谨言直截了当地问道。

那高大男子有些犹豫,思索了片刻才道:“骆大人,请。族长、自会解…解答,大人疑惑。”

骆谨言思索了一下,点头道:“也好。”

“公子。”

骆二骆三起身道。

他们势单力薄,此事孤身前往洪山部,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骆谨言淡然道:“不必担心,桑坤未必做好了与大盛撕破脸的准备。”

对面几个男女闻言,脸上的神色越发僵硬冷凝了。

显然这几人都是懂得中原话的。

骆谨言被请去的自然不会是洪山部真正的族地。

昭云城由三大部落共管,但其实距离三大部落的族地都还有不短的距离。

只是三大部落的首领甚至是族中有头脸的人都在城中有宅邸,这些人也经常居住于此,因此这里倒是有些像各部落的第二个权力中枢。

这些人也没有带着骆谨言进城,去洪山部在城中的宅邸,一行人一路往南行了十来里,才看到一处隐藏在山腰上的寨子。

三个穿着中原服饰的男子踏入寨子,自然引来了不少注视的目光,这目光中还有不少毫不掩饰的恶意。

骆谨言对上一个躲在墙角边恶狠狠瞪着自己的孩童的眼睛,对方先是一愣,很快又更加凶恶地瞪了回来。

骆谨言淡定地移开了视线,三人一路跟着引路的人来到了寨子最中央的一座大屋。

引路的人并没有进去,而是转身对骆谨言道:“骆大人请。”

“多谢。”

骆谨言点头道,然后缓步踏入了房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